大兴安岭上的“光明守护者”

申博 2018-05-19 13:07 阅读:52

新华社呼和浩特5月19日电(记者丁铭、魏婧宇)大兴安岭群山联贯,古木森森,在南麓的原始丛林中,一个身影踽踽前行。他叫白音宝力高,是国网科尔沁右翼前旗供电公司索伦供电所的巡线员。在已往的40年里,他一直行走在来回180多公里的山路上巡线。

巡线的路上,白音宝力高要翻过三座高山。走在茂密的树林里,枝叶的毛病间投下的斑驳阳光,总能让他想起小时候家中摇曳的火油灯。

白音宝力高的老家在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科尔沁右翼前旗索伦镇,这里直到1978年才通上电,123户住民辞别了火油灯,用上了电灯胆。也是在那一年,16岁的白音宝力高成为一名巡线员,守护起为老家送来光亮的输电线路。

索伦山是白音宝力高巡线的必经之处,海拔1700多米,最高气温17摄氏度,最低气温到达零下45摄氏度。山中没有一条车行路,巡线只能徒步而行。

“索伦山的路,冬季比夏季危险得多咧!”白音宝力高说,“索伦山夏季有暴雨、山洪,可是这些咱都能看得见;冬季的暴雪、白毛风会把山路全部包围,雪下就是冰,稍不把稳就会摔倒,甚至滚落到山下。”

有一年春节刚过,白音宝力高如往常一样进山巡线。行至半山腰,天阴沉沉地压了下来,顷刻间大雪纷飞。

“这才走了一半儿,尚有一半儿没走完呢,我可不能当逃兵!”年前方才入党的白音宝力高猫着腰、低着头,踏着及膝深的雪向山顶进发。溘然一个趔趄,他跌进了十几米深的大沟里。他试图从沟里爬出来,但这个沟太深太陡,实验无数次都没能乐成。他开始高声呼救,声音在空旷的山谷里反响,却无人应答。过了好久,终于有一位在山里砍柴的老人听到喊声,循着声音过来,放绳子把他拉了上来。

白音宝力高固然捡回了一条命,但他的左脚除大脚趾以外的四根脚趾全部冻伤,不得不做截肢手术。拖着只有一根脚趾的左脚,他又在巡线员的岗亭上僵持了30年。

如今56岁的白音宝力高在巡线员中已是高龄,单元想把他调到轻松的事情岗亭上,都被他回绝了。白音宝力高说:“这条输电线为我的老家送来了光亮,我要守护着它直到退休。”

在高高的索伦山上,白音宝力高每迈一步,都如负重登高,每走一程,城市气喘不止。累了的时候,他就坐在地上仰望着高峻的电塔休息一会儿。“改良开放四十年,电力事业的成长变革,我们这些糊口在大山里的人最能真真切切感觉到。我们索伦镇自从辞别了火油灯后,经验了3批次农网改革进级工程,此刻建成了一座66千伏智能变电站,全镇8768户住民用上了安心电。”

说到感动处,他拿脱手机,站在高高的山上,与远处的电塔合影,并用微信发给了老伴儿。老伴儿回覆说:“你像大山一样宏伟,像电塔一样高拔!”

版权声明
本文由申博整理发布,转载请注明出自大兴安岭上的“光明守护者”https://www.gloomy-rose.net/news/35151.html